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制备:非洲大陆探险之旅

可能有人会好奇有多少人会为了他人的幸福而无私奉献自己的生命,又有多少药剂师能够摒弃困难,呼吁社会公正,捍卫艾滋病人免费就医的权利?有多少人能够历尽艰辛无偿为艾滋病患研发优质廉价的药品?



如今在艾滋病肆虐的非洲,有位女士深孚众望,担起了这份伟大而光荣的任务,深入非洲,只手建立制药厂并训练当地人批量制备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她一年之中难得返回泰国故乡,只为报答故乡养育之恩,接受各种机构授予的荣誉。

今天很荣幸地采访到有“非洲慈母”和“吉普赛药剂师”之称的克蕾辛杜博士,克博士身材娇小,却拥有无比宽广的胸怀,她欣然接受采访,畅谈在泰国帮助艾滋病患的历程和她的非洲之旅。

时势造就的药剂师

我出生于泰国万仑府的苏梅岛,父亲是名医生,母亲是名护士。小时候我经常和奶奶一起去附近的寺庙,每当奶奶拜佛之时,我总是带着小袋盐在旁边的罗望子树下等她,当罗望子果落下来后,就剥开皮蘸着盐吃,后来奶奶碍于疾病,只能在家里拜佛,我只好跟爸爸去,我们最常去的是万仑府的 Saun Moke寺,在那里启迪了我对人生的思考。要想了解一个人,光看现在是远远不够狗的,要看其背景,一个人的人生选择和为人处事的方式与其生活背景密不可分,万事皆有因果。

我的父亲希望我继承其衣钵成为一名医生,虽然我的自然与数学成绩并不差,但对诗词书画更感兴趣,相比之下对科学感觉平平。由于一分之差我与医药学失之交臂,最终选择了药剂学,还好我挺喜欢我的专业,不算很难而且应该努力把它学好。

大学毕业之后,我赴英深造。抵英之初,我迷恋上了英国文学,恣情地阅读着莎翁及其它名家的作品,直到父亲敦促我要有所专攻才潜心学习制药。我先后在思克莱德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巴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克蕾辛杜博士回国后担任泰国卫生部政府药物组织研发中心主任,由此开启了二十四年的医药研发生涯。

我学成回国之后,我的父亲为我在泰国卫生部谋得一职,但为回馈桑梓,我选择在家乡万仑府宋卡王子大学任教,学校意外地任命甫回国的我为制药系主任,而这意味着要迎合官场之道,不能潜心研学,但我仍恪守使命,尽职尽责。如今我很庆幸远离官场,作一名自由药剂师。

执教两年期间,我不断反思自己能否凭己所学,更好地报效国家,为泰国艾滋病患研制出质优价廉的药品,适逢泰国卫生部招贤纳士,惠及泰国民众福祉,我欣然应聘并担任药物组织研发中心主任一职。
克蕾杜欣博士担任泰国卫生部政府药物组织研发中心主任(1987--2002)期间,研发了大量治疗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及儿童用药,此外还参与研发了六十四种中草药补品及化妆品,万千泰国老百姓因此受益。克蕾辛杜博士热衷草药,并凭借深厚的家学渊源将泰国传统草药发扬光大,为泰国贫苦大众研制了现行药丸式的草药。

艾滋病患的福音

从1992到2002期间,克蕾辛杜博士致力艾滋药物的生物等效性分析。她视艾滋病为社会问题并决心攻克难关,并在1992年成功使得叠氮胸苷(AZT)在泰国批量生产,阻断了艾滋病的亲子遗传,泰国也因此成为第一个能够批量生产抗艾滋病药物的发展中国家。克蕾辛杜博士在1998年研制出抗逆转录病毒固定剂量组合,该药被世界卫生组织选定为贫穷国家抗艾首选。GPO-VIR已成为泰国抗艾的官方指定药物,并为十万民众免费发放,克蕾辛杜博士功不可没,由于她的艰辛攻关,此种药品的成本大幅缩减,据统计泰国每位艾滋病患每月的医药支出已从之前的570到850美元降至35美元。克蕾辛杜博士同时研发了另五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以供泰国卫生部向周边国家(缅甸、寮国、柬埔寨、越南)的贫困艾滋病患提供药物。


志在何方?

我对孩童深为同情,每当看到病痛中的孩子,我都感同身受,孩子是我们国家的未来,这也就是我矢志研发抗艾药物的源泉。我花了整整三年才小有所成,起初的半年十分艰苦,我必须自己一人扛下所有重担,后来情况有所好转,三年的努力如今终于有所回报。1995年泰国成为第一个能够批量生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发展中国家。

研发抗艾药物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起初没有原材料,我就远赴国外采集,并遭受卫生部反对派的阻挠和跨国药品公司的威胁。实际上大部分大型跨国药品公司都将我列入它们的黑名单,一旦我生病,需要使用它们公司药的时候,它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给的,而且它们将我告上法庭,如果我能使得抗艾药物批量生产,它们就会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因为它们生产的药品要比我的贵太多,我很感激很多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支持,朋友的关心,还有美国和发过的朋友们所给与的大量法律支援,此刻我也感谢泰国外交部,它为非洲提供了大量人道主义援助。

随着研究事业的不断进展,我的团队也不断壮大。泰国卫生部研发的最为成功的抗逆转录病毒药就是GPO-VIR,它实际是三种药品的合成。由于它能够减少艾滋病患每日的剂量并减轻病患的经济负担,这种要目前广为接受。

为什么要离开泰国远赴非洲生产药品呢?

“我言出必行。”实际上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承诺,而是泰国政府在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郑重承诺,会将抗艾药物制备技术转让给非洲国家,帮助它们共抗艾滋。而我每次要求卫生部履行诺言都杳无音讯,我发现除我之外,没人真的愿意兑现诺言。当我在国际会议上遇到非洲朋友时,他们询问我泰方何时能派遣支援队,而直到2002年泰国政府仍无任何表示,因此我决意辞去卫生部的工作,亲赴非洲。
我的母亲陪我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前两个月我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希望返回泰国,而我由于公事在身无法送她回国,她不希望我真的扎根非洲、为那里的人民生产救命药品,但我心已决。我渐渐爱上了非洲,爱上了那里的旖旎的风景和粗犷的野生动物。我非洲之旅第一站是刚果,我去之前对那里一无所知,日常开销也耗尽了我的退休(金一百万泰铢)。

从那以后,克蕾辛杜博士便餐风宿露,投身于协助非洲国家建立自己的制药工厂的人道主义事业中。她的目标很清晰:第一步要运用所学帮助它们建立高质量的制药厂;第二部将生产和核心步骤的质量控制技术传授给当地人民,助其自食其力,批量生产抗癌药物。最终目标就是帮助这些国家建立起自给自足的制药厂,帮助那些贫苦的艾滋病患。

2002到2005年期间,克蕾辛杜博士在刚果布卡武协助建立起一座ARV工厂由于生产AFRI-VIR的抗艾药品,同时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负责建起一座ARV工厂和抗疟药厂。从此坦桑尼亚制药集团在2003年成功生产了适用于成人和幼童的青蒿素基抗疟药,并于2005年10月生产除了TT-VIR抗艾药。

七年间克蕾辛杜博士在包括贝宁、布隆迪、加蓬、肯尼亚、马里和乌干达等15个非洲国家服务过,并决意献身非洲的人道主义事业。

快乐在心中

在非洲生活对任何人,尤其是外国女性是异常艰辛的,可是克蕾辛杜博士对此坦然面对,从踏上非洲大陆的那一刹,她便莫名地兴奋,并排除万难、矢志帮助非洲人民过上健康快乐的生活。她对我们说……

人生苦短,我要享受现在的生活,因此不愿被负面情绪所困扰,让自己终日犹豫彷徨。我不愿过多思虑将来和过去,只是尽力活在当下。

记得有次我应尼日利亚制药行业之邀赴当地做一场报告,当时在尼日利亚晚上孤身一人是十分危险的。由于飞机误点,我在凌晨一点才到达机场,接机人员不在而机场安保人员又不允许旅客滞留机场,我被迫搭乘出租车连夜奔赴旅馆,一路上竟然五次被当地人持枪拦截,我当时身无长物并告诉他们我来是为了帮助他们国家的,我虽然十分害怕但必须鼓起勇气和他们对话、谈论我的祖国等等。当时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见他们的眼睛的雪白的牙齿,情形可怖。最后他们放了我,此类事件在不到20公里的车程中又接连发生了4次。

我第二次冒险旅途是在刚果。当时夜已深静,我在旅店被刺眼的白光和吵闹声惊醒。我当时纳闷为何这么快天就亮了,后来才得知并非黎明,而是试图轰炸我的房间的歹徒误炸了隔壁房间。惊魂甫定之时我意识到这可能是那些黑心的药厂老板怕我挡了它们的财路而设法置我于死地。

我也说不清为何会一直留在非洲。我不再年轻,也不必忍受那里生活的艰辛,理应回到泰国享受舒适的生活。对我而言,在非洲的生活是快乐而有意义的,因为我乐于帮助他们,希望他们可以过上健康的生活,在非洲的日子让我体验到了生活的真义,我从不期望得到任何回报,非洲人民虽然生活在赤贫之中,但我仍能感受到他们的那份慷慨和友善,我希望尽我所能地去帮助他们,也唯有这样,我的生命才有价值。
动力是什么呢?

不论多么坚强笃定的人都需要鼓励和道德上的支持,对克蕾辛杜博士而言,能将拯救非洲孩子便是她的动力。

最初我只打算在非洲留五年,但世事难料,后来我希望一辈子都留在那里工作。我没有雄心壮志,也没有特别的目的,只求教当地人学会自己生产抗艾药品。我与非洲人民心连心,非洲是我的故乡。

让我做出如此决定是一件发生在贝宁的诊所里,那是我在教当地人学习制备抗疟药,一个名叫雅各布的十七岁男孩由于身患疟疾被送到诊所,他的母亲哭着求我们就她的儿子,而当时刚刚制好的抗疟药尚未通过检测验证,我们决定就此一搏,最后奇迹终于发生了,雅各布很快便恢复了知觉,也退了烧,他的妈妈再三感激,我也因为救了雅各布而倍受鼓舞,因此决定不论未来多么艰辛,都要不离不弃。

再次传达她的祝福

现在克蕾辛杜博士不仅服务于非洲人民,她也在泰国东北部的乌汶府建立了一间制药厂,并在泰国各地讲学。

我往返于泰非之间,大部分时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现在我也在打过各地的大学做演讲报告,在乌汶大学建立了一间制药厂,教学生们制备草药的实践本领。我很喜欢乌汶,那里有非洲般的寂静旷辽,人们生活简朴,民风纯正,我也希望帮助当地药农致富。此外,我在这里要感谢乌汶大学在2008年9月向布隆迪人民捐赠了一台压片机以帮助他们制备抗疟药。

赞誉

克蕾辛杜博士献身于制备质优价廉的抗癌药物、救泰国及其它国家的人民于病魔掌中的无畏牺牲和竭诚奉献的行为,为她赢得了无数赞誉。

其中包括:

第五十届世界创新研究及新技术“尤里卡金奖”,比利时布鲁塞尔 2001.
观察教育基金为表彰克蕾辛杜博士在抗击艾滋病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授予她“2004年度全球科学奖”
美国曼荷莲学院荣誉博士 2005年5月
艾滋病纪念日奖 德国柏林 2005年8月
泰国清迈大学 药剂学荣誉博士 2006年1月
英国思克莱德大学荣誉博士    2006年6月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 “2007年校长专场讲座发言人” 2007年4月
《读者文摘》“2007年度亚洲人物”2008年1月
泰国总理办公室授予克蕾辛杜博士“2008年度泰国科研突出个人奖”
泰国法政大学民主研究中心 “公民英雄奖” 2009年3月
泰国药剂师协会 “荣誉药剂师”2009年3月
英国巴斯大学荣誉博士 2009年7月
2009年度拉蒙麦格赛赛公共服务奖 2009年8月31号

在与克蕾辛杜博士对话中,我们真切感受到这位57岁银棕色头发女士的极大的魅力,此次访谈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她希望发明什么药,用来治愈什么病症,她的答案是“消减人类贪婪的药,我希望把它先奉献给泰国人,然后给外国人。 如果人们可以少一分贪婪,世界就会多一分安宁。”

Translated by 杨永乐
 

 

Share

Bibliography in other language

article thumbnail”Jag kommer från ön Samui, i Suratthani-provinsen i södra Thailand. Min far var läkare, min mor var sjuksköterska. När jag var liten tyckte jag om att följa med mormor till ett tempel nära vårt...

 

 

Go to top